换个名字试试

时过时来微

【ALL王/叶王】度陶陶

补报告补到心梗orz

非常粗糙的大纲【后天开始军训不让带手机,我怕回来把要写什么都忘了

缘更吧(不

背景设定武侠世界,整体剧情狗血俗套



#######



嘉世原先是江湖第一大山庄,在原庄主叶秋无故下落不明后逐渐没落

中草堂是第一大医馆,堂主王杰希身负“医神”之名却隐世不出

霸图是江湖第一大镖局,暗中与朝廷亦多有联系

蓝溪阁为暗杀机构

烟雨楼是情报组织

雷霆擅长机关技巧,机械制造

百花谷地处南疆,谷中弟子擅使毒

轮回是今年快速崛起的教派,亦正亦邪,教主周泽楷从未现身人前

虚空以奇门八卦闻名行事低调

呼啸山庄之前价钱合理无所不接,近年却换了新庄主

兴欣在嘉世分崩离析之后横空出世,主人名叫叶修



王杰希在世邀赛中国队夺冠之后一夜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从一个电竞职业选手、大龄网瘾青年变成了江湖中神秘无比,据传医术出神入化的中草堂堂主

对,没错,脑子里多出的记忆力不仅有中草堂,还有嘉世、霸图、蓝溪阁

林杰是他师傅,方士谦是他师兄,刘小别高英杰他们是他徒弟

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也都在他们该呆的位置

去特么该呆的位置

王杰希有种自己前二十六年白活了的感觉

然而他还是维持住了淡漠高冷的人设

本打算一点点按部就班的熟悉周围的环境,然后继续宅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回去的办法

但是一切在高英杰捡了一个倒在谷外的男人之后都变了

王杰希看到那个浑身是伤昏迷不醒还疑似中毒的脸还跟周泽楷长得一模一样人的时候满心都是拒绝的,不仅是背后的麻烦,更关键的是他以前连纱布都缠不好,怎么可能救人

但是就冲着那张熟悉的脸他不可能不管

不久听闻霸图的镖被人劫了,据说是轮回做的

手残和话唠来拜访,王杰希只能把周泽楷藏起来

然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江湖上出了一个神秘剑客,剑招诡桀,一路有人挑战,有人说他就是当年昙花一现、手持“焰尽”的少年剑客

后来一个晚上,叶修摸进王杰希的屋子开玩笑说你不去解释解释?

王杰希经提醒才想起来莫名多出来的记忆,原来自己年少时还有段中二时期。不愿学医,自己琢磨剑法,还去挑战成名已久的叶秋,这才结下两人的孽缘

但是现在他也没有解释的心思,周泽楷不言不语就是不愿意走,喻文州黄少天最近接了单子不是就要顺路来打扰,前几日霸图来信说韩文清中毒,想请王杰希过去,现下在加上一个叶修

要炸了

去了之后无意中发现那一趟镖和物件和今上有关,疑似下手的是呼啸,但是轮回也脱不了干系

乱麻之中又赶上江湖“群英会”召开,烟雨楼主办,这一届人前所未有的齐

王杰希这个世界第一次见肖时钦,发现对方认识自己

雷霆也被卷入这场乱局

王杰希发现叶修大概跟皇室的关系不浅,这好像是联手做的一个局


【叶王】大眼儿 (番外)

(上) 、 (中) 、 (下)

番外为王杰希视角

ooc且叙述混乱



#######



王家自古以来走的就是捉鬼驱邪的路子,后来为了适应时代变迁才以风水堪舆为重,等传到王杰希这一辈儿时,因为他先天阴阳眼,天赋卓绝,更是被寄予厚望,打小跟在爷爷身边,识字教材是《抱朴子》,稍微大一点儿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画符······


用余老板的话说就是从小深受封建残余荼毒。


这里介绍一下,余家和王家世代交好,王杰希和余老板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只是王家家训讲求正统,余家则是求新求变。可没料到这一代王家却出了个剑走偏锋的王杰希,更别说他长大后竟然放着好好的家业不继承跑去打游戏,因此,余老板基本没在王爷爷那里得到过什么好脸色。


这就很冤枉了。


余老板:那我被说你脖子/肩膀/背后有人怪我咯?没有阴阳眼还从小被吓到大是我的错咯?mmp


言归正传,王爷爷自打发现了自己孙子不走寻常路的性格之后,但凡条件允许出去办事都会带上王杰希,希望能把孙子扭回“正路”。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开端与结尾,这便是王杰希与叶修相识的源头之一。


王杰希对叶修的第一印象是晃眼——应该算是转世带来的功德,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整个人金光灿灿的,在王杰希的阴阳眼中更是只有一个金色的人形轮廓。


这个印象可以说是伴随了他的一生,每次眼前金光一晃,王杰希就知道谁来了。


但是物极必反,叶修满身功德反而是福薄之相,少年坎坷不断,熬过去了便是平顺,熬不过去了谁也难说。


可眼下看着就快不行了,大人们一合计,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先压着,等到长成了差不多成担得起功德的时候再解开。


过程繁琐暂且不提,总之这人给王杰希留下了极为浓重的记忆,乃至于多年之后选手通道里的一面,19岁的“叶秋”在王杰希眼中与那个金光闪闪的小孩儿完全重合。


再后来,谁也没想到会生出这么多的纠葛。


没有人一出生就懂得要把责任担在肩上,王杰希年少时确实生出过叛逆的心思,退学加入微草就是忠于兴趣的抗争方式。


然而有些东西确实是会伴随一生的,幼时的一笔一划早已深入骨血,王杰希能做的不过是不让别人卷入其中。


当他问叶修有没有什么想知道的时候,内心的忐忑也是真真切切的,他在意的东西不多,唯独不想让眼前的人误会。


王杰希愣了一会儿点头答道:“看相确实会一点儿。”


叶修终归算不上“别人”,王杰希想。





【叶王】大眼儿 (下)

原著背景全明星周末

退役前提

已交往前提

同性婚姻合法前提

微灵异向

OOC及私设预警

前文指路—— (上)   、  (中)



#######



叶修再睁开眼的时候,身边的场景已经不是惨白的灯光和冰冷的墙壁了。他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心里想自己难道被救出来了?却在下一刻跟叶秋对上了眼,准确地说,应该是六七岁时候的叶秋。


他眼睁睁地看着叶秋的表情从难过无措到震惊欣喜,这种坦荡直白的感情变化在现在的叶秋身上可以说是几近绝迹了,电光火石之间叶修脑子里竟闪过一句感慨。


然而他终于不算是心大到傻的地步,叶修迅速以眼神制止了叶秋扭头叫人的动作,这便是双胞胎的好处之一了。


叶修给了自家弟弟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即不动声色地观察起周围的情况。看屋子里的陈设,他应该在叶家老宅,但是不在自己原来的房间,他对这间屋子没什么印象,至少在还存在他脑袋里的记忆中没有相关的信息。


而且,这屋子作为卧室来讲有些太大了,叶修能看到爷爷在和另一位老人交谈,自己爸妈站在一旁,他凭直觉隐约感觉母亲相当不安,是因为自己?


那老人的身边站了一个小孩儿,估计和刚刚看见了叶秋差不多年纪,叶修感觉自己大约是认识那小孩儿的,或许还挺熟悉的。于是他眯了眯眼,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无奈距离比较远,那小孩儿又是侧着身对着自己,再加上刚醒过来头昏昏沉沉的,最终还是没瞧见什么。


他感觉自己处在一个玄而又玄的状态中,说是梦未免又太真实,思索间他把手伸到胸口处想要摩挲什么物件,这是他这几年养成的习惯,触手是温润细腻的玉石手感,叶修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脖子里挂的东西掏出来——是一直戴着的玉牌没错了。他心里大概有了一个猜测。


转眼之间场景又变了——叶修记得这是从小学学校回家的路,他家虽然算是豪门,从小没短过吃穿,可叶修基本上也真没享受过什么少爷待遇,更不用提所谓的上下学专车接送,学校不算太远,他一般都是和叶秋步行回去。


在他记忆里这算是难得的悠闲时光,叶秋也不会像在人前那样一板一眼。但是现在他看到叶秋在前面和另一个人并肩走着,时不时回头看自己一眼,目光相接时满脸的嫌弃,好像是说了什么,叶修感觉自己也还了回去,把叶秋气得跳脚,跟叶秋一起的那人也侧身看了过来。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声音,像是黑白默片,更奇怪的是周围的一切都无比清晰,只有那个人的轮廓是模糊的,仿佛只有他一人是无关紧要的背景。


接下来又换了几个场景,叶修感觉和自己最近做的梦有点相似,除了时间段不同,都是对过去的回忆。而且刚刚看到的所有画面里面都有那个看不清的人,有时候是侧脸,有时候是背影,他仿佛在那段自己记不清的幼时回忆里占了极大的分量,以至于让叶修有了种自己是因为要忘了他才记不清那段日子的错觉。


这个念头比先前那个还要荒谬。


叶修在一夕之间接受了太多有违自己过往世界观的东西,他陡然间觉得不仅自己所见是荒谬的,就连自己所想也亦然的感觉。但若是五感都是假象,那又有什么是真实呢?


如此高深的哲学命题是不符合叶修对自己的定位的,所以他没有纠结太久。如果你排除了其余所有可能,那么余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了。何况他现在这般遭遇早已算不上科学。


那么回归到一开始,当务之急仍然是如何出去。被动等待永远不会是叶修的第一选择,再说——叶修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牌,这是自己与自己所坚信的现实唯一的证明和最大的联系——还是有值得一试的方法的。


就在下决定的下一刻,叶修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一个个独立的场景,而是更碎片化的画面,不单有那个看不清的人,还有更多他不记得的东西。叶修看见爷爷一脸凝重地在他床头点燃符纸、看见母亲满眼悲戚、看见那个老爷爷双腿盘坐念念有词······庞大纷杂的记忆扑面而来,好像都要钻进他的身体里,连周身的空气也被挤压的所剩无几······


王杰希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叶修全身都被那黏稠的黑暗吞噬,连跟头发丝都不剩。王杰希停也没停,加快了速度就要不管不顾地冲进去,仿佛这样就能抓住叶修的一丝半角一样。


时间好像停滞了。


王杰希伸出去的手被人反手握住,那人的手冰凉得很,还得寸进尺地要把每一根手指头都挤进相握的指缝中。


王杰希被激了一下,似乎清明了一些,他下意识地回握过去,要将自己掌心的温度传递给那人,于是两人的手以一种决然的姿势纠缠得更紧,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叶修还没睁眼就被人强硬地掰开嘴塞了张纸进去,王杰希说:“咽下去。”


叶修感觉自己这才回神儿,还没等他把嘴里又苦又涩的东西吐出来说些什么,就被捂住了嘴。


“咽下去。”王杰希又重复了一遍。


叶修不敢反抗,硬撑着咽下去之后感觉喉咙都被纸划得火辣辣的,但是有一种奇异地暖流从胃部升起,很快传遍四肢百骸。


两人交握的手并没有分开,叶修被王杰希拉着朝前走去,他看见王杰希拨了个号,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王杰希只说了两句话。


“人找到了。”

“没事了。”


说话的功夫两人就出来了,叶修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困的地方其实离出口很近了。


外面下了雪,但是两人都穿的相当单薄,叶修握了握王杰希已经泛凉的指尖,心想着赶紧打辆车回去。却不料王杰希松开了相握的手,叶修手指轻颤,下意识地挽留。


王杰希的神色有些疲惫,但是眼神很坚定,甚至隐隐带着决然之色,他的眉峰下意识地皱起,难得地点燃了一支烟。


火星在他之间闪烁,王杰希说:“你有什么想问的?”


叶修却只看到了他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惶然,他没空思索这具体是为了什么,叶修开口:“所以你会看相是真事儿?不是外面胡诌的?”



——END——

 


【叶王】大眼儿 (中)

原著背景全明星周末

退役前提

已交往前提

同性婚姻合法前提

微灵异向

OOC及私设预警


前文指路→(上)篇



#######



现在联盟的3D投影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与此相对的,选择现场观看的人也越来越多,全明星周末作为一个极其富有娱乐性质的活动早就一票难求了。


开场照旧是介绍,场馆里的欢呼声一阵一阵地此起彼伏,然而现场的观众谁都没想到在十二位全明星出场后,主持人喊道:“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今晚的特邀嘉宾——中国荣耀国家队领队——叶修!”


“哗——”


现场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叶修在一片黑暗中摸了摸鼻子。


叶修出场的时间并不长,在感谢粉丝支持、简述工作感想、“祝福”各位现役选手之后就下了台,想着趁没人赶紧回去。


这个体育场馆是这两年新建的,叶修虽然没有来过,但是先前进来的时候被工作人员领了一遍,他又自觉所有的场馆都大同小异,就没打算麻烦工作人员带路了,自己一个人从专用通道走了。


叶修感觉来的时候撑死了花十分钟走进去,但是现在都过去二十分钟了他还在里面打转,其实说打转也不准确,因为他一直走的是直线,连弯儿都不带拐的,根本不存在迷路的可能,但就是看不见出口。


他心再大也知道不对劲儿了,小时候不是没听过家里老人讲过“鬼打墙”的故事,虽说现在是在大型现代化场馆里面,不是乡间小道,但好歹都有“夜路”这个共同点。


叶修没什么办法,于是掏出手机准备给余老板打个电话。


意料之中地没信号。


叶修站定,他从小到大都不信鬼神之事,倒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亲身经历这种非科学事件。


不过叶修虽然不信这些,家里长辈却挺讲究的,他想了一下,这时候该怎么办呢?


他七岁生过一场大病,十几岁又离家出走,近几年算老实一点儿,有关这方面的印象实在稀薄,叶修有些头疼地拨拉了几下头发。


好像是,等?


他不确定地想,在此时此地真真切切地有了一种类似于“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惆怅。


叶修坐在墙边的椅子上,他是能感觉到不舒服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通道里的灯一如既往地亮着,周围的空气却渐渐变得冰凉黏稠,无形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的从地下、从墙角、从缝隙中渗出来,掺杂在空气中,如同扩散的水波一样,或者是一滴一滴滴进来的墨水,慢慢地、有目的性地包围自己。


这种时候感觉敏锐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但是安静的环境还在加剧这种敏锐感。


作为一个长在封建迷信家庭的无神论者,叶修却没有慌张,他只是觉得相当不舒服,呼吸着周围的空气,他整个身体都在抗议。


要是灯灭了就真是恐怖电影现场了。叶修有一茬没一茬地想到。


可能是没有经验,叶修并没有意识到,尽管周围的温度一直在降低,他却没有感到寒冷。


叶修又掏出了手机,他需要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


但是说实在的,他手机里面除了自带的APP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软件,智能机拿在叶修手里面好像也只有接打电话这一个功能。


穷极无聊的叶修挨个儿点开软件乱翻,意外地找出了一张他家老王的照片。叶修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照片里的王杰希睡得头发乱翘,脸也被硬要上床的旺财挡了一半,可能是因为大小眼闭着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软软的,让人非常想戳一戳他的脸颊,再呼噜一把头毛。


不不不,一把根本不够,叶修觉着自己是要使劲儿捏脸,然后再乱揉好几把的。


哎,也不知道我那时候这样做了没。


能在现下的环境里对着自家对象的照片一脸痴汉的表情,我们的领队大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心大。


等冷静下来,叶修才想到自己没有惊慌似乎是因为——杰希一定会找到我的——这种潜移默化的习惯真的把自己惯坏了啊。叶修想。


看来我这辈子都要赖定你了。


大概爱一个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心里种了一片向阳花,想到那个人的时候就是田野上空太阳升起,满地鲜花迎风盛开。



——tbc——



【叶王】大眼儿(上)


原著背景全明星周末

退役前提

已交往前提

同性婚姻合法前提

微灵异向

OOC及私设预警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之后可能不大有时间,算生贺+点文吧

 @太白式浪漫 



#######

 


叶修第一次去王杰希家里的时候被送了一枚玉符,用红绳穿着,还打了一个颇为好看的结。他没研究过玉石,看不出来玉料的品种,但这枚玉符的好却是肉眼可见的,入手温润细腻,质地晶莹,还能看到上面雕刻的图案,复杂精致。


叶修没来由地想起自己小时候见过的一位远房姑姥,老太太丧夫丧子,一直独居,脾气很怪,有点儿神神叨叨的,总是讲一些鬼神之事,小孩儿们没有不怕她的。叶修也就回去过一次,只是老太太格外喜欢他,总是拉着他说话,给他些零嘴或是别的小玩意儿。


时间太久远,叶修早忘了那位姑姥讲过什么,能想起来还是因为她身上一串从不离身的手串给叶修带来的感觉给这枚玉符一样。


叶修感觉自己的联想挺荒谬的,因为据父母讲,他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病好了之后以前的事情基本忘光了,怎么还能比较出一样的感觉呢?


当时他本来是在推脱的,毕竟第一次去,还拐跑了人家儿子,于情于理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实在是不该收。后来为什么接过了呢?


“小叶你就收下吧,你收下我们和杰希也能安点儿心,一定要贴身收好啊,最好直接带着,千万不要取下来!”他记得阿姨是这样说的。


*******


两人本来在逛超市,叶修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的梦来,他伸手摩挲了一下脖子里的玉符,最近老在做梦,按理说也没有什么压力,不该睡眠质量这么差啊?


叶修出神的功夫王杰希就拉着推车走远了,超市里货架林立、茫茫人海,叶修连个方向也没有,乱走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停下来等着。


反正杰希一直能找到我的。


果不其然,王杰希不消片刻就推着推车过来了。


“家里又不缺油盐和调料什么的,你走到这儿干嘛?”王杰希问。


叶修一见着人就凑了上去,双手环着王杰希的肩膀,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挂在王杰希身上。


“热。”王杰希推了叶修一把,“而且你不觉得这个姿势咱俩都挺累的吗?”


“三厘米而已,”身高差这个梗叶修在毫不留情地怼过嘲笑他的黄少天之后基本是无所畏惧的,“我以为杰希大大会说注意影响什么的。”


王杰希还是把叶修推开了,挑东西的时候身上挂个大型麻袋真挺难受的,“我退役都几年了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不是前天才上电视吗?”


叶修没再缠上去,他发现站在一边看王杰希挑挑拣拣也挺好玩的,“我有没有偶像包袱你还不知道吗?哎,别拿可乐了!咱家还有好几瓶子在冰箱里呢!你少喝点儿啊!”


付完帐之后叶修主动拎起那袋沉的,超市离家不远,两人全当饭后消食了。


“哎,老王我跟你说个事儿。”叶修想起了最近的梦。


“什么?冯主席找你拍广告啊?”王杰希接道。


叶修说:“嘿,你怎么知道?不过不是这事儿,我呀,最近老梦见以前的事儿,就咱俩以前的事儿,还有昨天,我梦见第一次去你家,咱妈送我这个!”他把脖子里的玉符扯出来给王杰希看了看,“我连咱妈说的什么都记住了,以前也没觉着我记忆力有这么好啊······”


叶修说着说着开始回忆他俩刚认识那时候的事情了,倒是没看到王杰希的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人老了就喜欢回忆往事。”王杰希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叶修本来也没指望自家老王能给正面回应,这种事情大老爷们儿心里清楚就好,但还是忍不住想逗逗他,“老不老这件事我们可以回去之后讨论。”


王杰希心里想着事情,难得没接上叶修的话茬,这就给了某人自说自话的机会。


“老王你就老实交代吧,是不是对哥一见钟情,不然你怎么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能在一堆人里找见我呢?”


提起来这个王杰希笑了,“人傻不能怨社会,你怎么不说我基本上没有正眼看你呢?”


晚上叶修本来想和王杰希好好沟♂通♂一下“老不老”这个话题,但是被人拒绝了。


“明天你不是要出席活动吗?再说我还有事儿。”


“全明星周末是晚上,你一定是不爱我了!”


“你以后少跟方士谦聊天吧。”


黑灯瞎火里,叶修感觉自己小腿被踹了一脚。


*******


今年全明星周末轮到微草俱乐部承办,按说摊不上叶修什么事,但是因为他现在定居北京,还在联盟总部挂名,今年又率领中国队在世邀赛上夺冠,微草就想请他过来,给荣耀粉丝们一个惊喜,顺便炒炒热度。


王杰希跟余老板私交还不错,退役了也时不时出来聚聚,叶修没少去,所以余老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叶修直接答应了。本来是想拉着王杰希一起去见(秀)粉(恩)丝(爱),结果自家对象不同意。


算啦,我家老王就是对某种动物有爱心。


因为太闲了,叶修去的还挺早的,但是外面早就站满的心情激动的粉丝们,新建的场馆离微草俱乐部不远,余老板直接先领他进去避避风头。


叶修其实对微草很熟悉,路过花园的时候他对余老板说了句,“没见有暖房啊?你们这花儿大冬天怎么还开着?”


余老板:“嗯?什么花儿?”


叶修再一瞅,确实没有,“可能是我眼花了,最近睡眠质量有点差。”


送人进休息室之后,余老板想了想进了办公室的隔间打了通电话。


“喂······刚刚叶修进微草说看见花开了······嗯,应该就是马鞭花了,毕竟花园里除了这个什么都没种······我?我没感觉到什么······好,你心里有数就好······我算算日子估摸着不应该啊,别出什么事就好,这么多人呢······你一会儿过来啊?好好好······我没跟他说什么啊,倒是你竟然没跟他提······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我有什么好说的啊?······嗯,你忙吧,有需要联系我。”



——tbc——




 


后悔因为考试没去成都
天啊
一生无悔

玛德,猝不及防

【叶王友情向】17年全国卷一作文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午睡里梦见了昨天下午数学我空的那道题的解法,内心崩溃

今天我在一堆ddl里强撑着写了一篇跑题作文 (不过800字还是有的)

OOC

虽然有点晚,还是祝参加高考的诸位考试顺利

暑假一定要开心浪啊




#######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


叶修向来认为自己是个好养活的,只要有荣耀和泡面在哪都是过,在哪都能过。但是自打回了B市之后,日常生活倒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惆怅。


不是因为荣耀,他都能为国争光了,家里老头子虽然还会习惯性地看不顺眼,但也真不会拦他,在加上他现在在体育总局挂了个顾问的头衔,工作就是这个;也不是因为泡面,谁不知道那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再加上天天有家里的饭菜,哪里还会在意这个?


啥?你说是因为空气污染?


嗨,小时候那阵子在B市都过来了,毕竟现在好歹有了点儿成效,怎么可能不适应呢?还有那啥,我们的口号不就是“再为祖国吸霾五十年”嘛。


说到底还是广场舞这事儿,家里领导有这个爱好,叶修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既锻炼身体又认识朋友,多好!


可是,领导老拉着自己去就不好了。


叶修觉着自己一B市大老爷们在一群老头老太太之中还是挺显眼的哈!去的第一天,已经有不止一个自家领导的“舞友”赶上来要给他介绍工作了。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找个工作多好哇,我侄子······”


“哦!有工作啊?哟!还是国家单位!那好啊!······”


“专门陪妈妈来的?有孝心!跟丁姐家的孩子一样!哎,我家那个······”


······


烟也不能抽的叶修无聊至极,长辈们的话题又插不进去,只能站在一边干听着。也可能是真没事干了,他对这个“丁姐家的孩子”产生的极大的好奇——人嘛,总要找点儿安慰。


说曹操曹操到。


嚯,比自己还显眼啊!


等等!这不是——


“大······额,王队。”


“叶修。”王杰希颔首示意。


“杰希你们认识啊?”


叶修连忙打招呼:“丁姨好,我叫叶修,以前跟王队是同事。”


这就太巧了。


“叶修?这是宋姐你家老大吧?没想到跟杰希认识啊!你这孩子太客气了······”


最后两人都被自家领导打发到一边,面面相觑,并不想寒暄为什么能碰到。


“冰碗儿吃不吃?”王杰希冷不丁问了一句。


“吃吃吃!”


然后王杰希支付宝扫码买了两份,和叶修一起坐在停在路边的共享单车的车座子上吃完了。

 


END



【叶王】番外一

前文: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周日


时间长了都忘了之前写的是什么了

ooc

六月修罗场,应该是考试结束前最后一更了(希望大家能奶我一口让我活到七月)



#######



大家都以为王杰希读完硕士之后必然是要进那种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毕竟人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有了好几个世界百强的offer。可最后还是没人料到这人不声不响地去MIT读完博士,最后回国当了大学老师。


方士谦知道消息后二话不说、急匆匆地就跑来骂道:“王杰希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当然,这不代表他对大学老师这个职业有什么偏见,只是好友兜兜转转之后选择了份体制内的工作·····怎么说呢?在他眼里不太符合王杰希一贯上天入地唯我独尊牛逼哄哄浪到飞起的人设。


俗称——OOC


“啧,老王,我说你何必呢?”方士谦一屁股坐在王杰希公寓里的沙发上愣了他一眼。


王杰希对此毫不在意,自己开了罐可乐,又朝方士谦扔了一罐,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怎么了?你以为大学老师竞争就不大?”


“我大老远跑来,王老师您就让我喝这个啊?”方士谦一脸嫌弃,但手上开拉环的动作倒是毫不含糊,“嗨,都说了我对大学老师没有偏见,你甭转移话题啊!”


“没,我就是想为国家的高等教育事业做些贡献,你也知道,教书育人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现在我在计算机方面也算是有一些心得,就想跟新一代分享一下。”


方士谦相信如果不是打小的家教修养还在,他绝对会喷王杰希一脸可乐沫子。但是即使控制住了这种欲望,他也一时难以管理自己的面部表情。


“不不不不不!”方士谦惊恐地摇头,“我不知道你有这个梦想!我也不想知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嘿!老方你说谁王八呢!”


方士谦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叶修顶着个鸡窝头,身穿老头衫配大裤衩,脚上趿拉一双拖鞋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说完这句话还不算,毕竟方士谦根本没听清。


但是!叶修特么地还走到沙发上往王杰希身边一坐跟没骨头似的靠了上去。


关键是!不喜欢跟人近距离接触的王杰希竟然没推开!


方士谦也不知哪里灵光一现,脑子里走马观花地回忆了大学以来的种种反常,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王杰希你丫驴我啊!


扎铁了,老心!


“你这样会失去我的!”方士谦出离愤怒了。


合着你就是想清闲一点儿金屋藏娇啊!


王杰希我看错你了!


“慢走不送!别忘了关门!”叶修还是睡眼惺忪的样子。


方士谦最后在摔门之前只听见一句,“杰希大大我想吃蛋炒饭······”





先记一个梗,如果今天有时间下了课就写
王杰希有阴阳眼,没人知道
微草俱乐部种了一院的马鞭花,也没人知道是干啥的
叶在顶着自家傻弟弟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王杰希有事没事老盯着他瞅两眼
就两眼,一点都不多,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困扰
可是老瞅啊
这就很迷了
后来有一次全明星轮到微草办,叶修下了场正要回酒店却死活走不出去了
然后就看见王杰希急匆匆地奔过来了,脸色苍白,活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
叶修刚想上去打声招呼,就听见一向彬彬有礼的王杰希骂了句娘
合着你这么不待见我啊
叶修还懵圈着就被王杰希拉着跑
其实他们小时候见过,只是叶修忘了
王杰希老看叶修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太晃眼了
结局,应该是he吧
maybe